1. 首页
  2. 专题

光伏行业洗牌之“狼”真来了

储能世界网讯

光伏行业洗牌之“狼”真来了

一面是依存度达90%以上的国外市场需求急速下滑,一面是国内产业链各环节产能严重过剩。仅一年之间,光伏产品价格由高位到断崖式暴跌,大企业身陷破产传闻,中小企业主日夜恐慌。加之欧美市场反倾销大棒突然挥起,被视为我国新兴产业的光伏产业,正在经历不能承受之重。

寒潮来袭,一些企业无计可施,备受煎熬,也有一些地区的中小企业已紧急开展自救行动。无论是自救、他救、破产或收购,光伏产业的洗牌真的来了。

从疯狂到恐慌

过去的大半年,对于周建明的浙江明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来说,可谓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牵动公司敏感神经的,正是其主打产品——太阳能单晶硅片价格的一路下跌。据中国有色金属行业协会硅业分会最新统计,今年以来国产硅片价格下跌幅度高达52%。

“8月份还能勉强维持生产,进入9月后,市场一下子跌到了谷底。现在几乎一天一个价,我们都已经麻木了。”周建明告诉专程赶来浙江调研的记者,企业已停工近半月,他每天都要接打不下20个电话,内容都是身边做硅片生意的同行互相通报最新报价。

硅片价格的下跌还只是光伏行业面临问题的一小部分,事实上,国内光伏全产业链的各环节今年以来都出现了价格大幅下跌情况,其中,多晶硅下跌了约45%,组件下跌了53%,电池片下跌了42%。导致价格下跌的直接原因,除众所周知的依存度达90%以上的国外市场需求急速下滑因素之外,更在于近年来整个行业大大小小的企业盲目扩张生产规模,从而导致产能严重过剩,进而引发整个光伏市场供需严重失衡。

浙江省太阳能行业协会秘书长沈福鑫告诉记者,2009年浙江全省光伏企业产能总和在2GW,而截至今年上半年已到8GW,不到两年时间翻两番。而据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的预计,2011年整个国内市场光伏电池组件产能将达35GW,而今年全球的市场需求仅为20GW。

“去年市场好的时候,硅片日销售收入最高可达50万元,钱太好赚了,所以大家都不停地上新生产线,搏命这个市场。”周建明说,他经营的公司就在今年初投入4000多万元,新购了坩埚、铸锭炉、切割机等设备,而其所在的衢州市开化县工业园区,在原有20台铸锭炉基础上新上100台,产能规模扩张了6倍。“很多企业去年赚的钱,今年几乎全部用到扩大生产规模上了。”他说。

据开化县经贸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市场行情的急转直下,让开化工业园涉足硅片生产的80多家企业有近50家处于停产状态。记者在开化工业园区看到,昔日“大干快上”的生产场面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寂静,为装配新设备而建到一半的厂房随处可见,有的甚至只打下地基。

“现在价格马上就跌破成本价,而且大家手头上都没订单,已经有企业开始裁员了。”周建明说,他的厂子目前还没宣布裁员,只是大部分一线工人都休假,只领基本工资。“去年行情好,中层以上管理层每人年终奖最高能拿20万,今年看来给不了了。”

“在浙江有一个说法,叫‘织三年布不如搞一年太阳能’,说的就是投身这个行业的好处。不知道今后还会不会有人这么说了。”他不无调侃地说。

沈福鑫表示,浙江作为近年来光伏产业发展最快的省份之一,如今也成了产业寒潮来袭的“重灾区”。据他介绍,截至今年9月,浙江全省已建厂、设备到位的光伏企业达210家,其中60%为中小企业,且78家成立于2010年9月份之后;而目前,实际开工的企业还不到一半。

一面是依存度达90%以上的国外市场需求急速下滑,一面是国内产业链各环节产能严重过剩。仅一年之间,光伏产品价格由高位到断崖式暴跌,大企业身陷破产传闻,中小企业主日夜恐慌。加之欧美市场反倾销大棒突然挥起,被视为我国新兴产业的光伏产业,正在经历不能承受之重。

寒潮来袭,一些企业无计可施,备受煎熬,也有一些地区的中小企业已紧急开展自救行动。无论是自救、他救、破产或收购,光伏产业的洗牌真的来了。

拯救中小企业

当一个产业在“冰”与“火”之间挣扎时,便到了它该历经整合重生之际。伴随着光伏产业这一年来的大起大落,“产业整合”之声不绝于耳。

10月27日,在浙江省湖州市举行的“南太湖光伏论坛”上,“整合”成为与会代表发言中反复提及的字眼,而在多数的预言中,中小企业加速退出这一行业成为最普遍提法。

但是,对于中小光伏企业占据大半壁江山的浙江省来说,这无疑将是对该省光伏产业的巨大打击。上述开化县经贸局相关人士介绍,光伏产业如今已占据该县年工业产值的一半以上,而为此做出贡献的就是当地的80家中小光伏企业。

沈福鑫最近一直忙着在浙江各地调研,他的使命是寻找拯救中小光伏企业于危难之际的对策。调研中,他了解到,地处浙江嘉兴市的国内第三大硅片厂商——昱辉阳光国内能源有限公司决定赴外地设厂以消化公司日益扩大的产能时,他建议该公司董事长李仙寿,可以考虑将新厂设在素有浙江“硅谷”之称的衢州市开化县。

8月16日,李仙寿带着团队考察开化县光伏工业园区,与当地18家企业进行座谈。了解情况后,李仙寿认为,与其在当地新设厂而加剧产能过剩,不如对这些厂进行技术和管理整合,进而由这些已存在的企业为昱辉阳光代工。

沈福鑫表示,经过一个月的反复调研和谈判,各方最终达成的整合结果是:以昱辉阳光作为整合主体,带领开化县20多家硅片生产企业成立股份合资公司,合资公司将统一采购原材料,统一销售产品,并充分实现利润空间的多方共享。昱辉阳光在新股份公司持股51%,其他股份为20家公司共同持有。

“这一模式是整合提升的路径,即由龙头企业来带动整个行业整合,人还是原来的人,厂房还是原来的厂房,但持股模式让这个开放的联盟更具产业竞争力。”沈福鑫说。

李仙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合作方式,一方面能够确保昱辉阳光产能规模,更重要的是,可为中小企业提供一定的加工量以维持他们的生存。而且,未来合作中,合资公司将以低于市场平均的价格为这些厂家提供硅料及相关设备,然后以高于市场平均的价格收购这些企业生产的硅片。“我们初步测算,以目前昱辉阳光所持有的订单规模,到今年底前,公司每月能拿出300吨的硅料加工量提供给参股企业,再由他们按持股比例分配。”李仙寿说。

周建明也参加了8月16日的座谈会。当听到李仙寿提出这一设想时,很多企业第一反应是“昱辉阳光是不是要低价收购我们”。当天会议结束后,周建明找了开化县的几家兄弟企业负责人分析预测这一模式的可行性和前景。最终大家一致认为,这一模式除了能减少参股企业的成本投入外,还能省去其在行情不好时四处拉订单的压力。“300吨的加工量尽管规模不大,但至少可以维持参股企业的开工率。”

沈福鑫表示,对于整个国内光伏产业发展来说,这一模式或许也有所裨益。“市场不好的时候,通过整合,能够提升中小企业的技术和管理水平。等市场好起来时,也可以通过订单配给,减少这些企业再次盲目扩大产能。”他说。

他指出,昱辉阳光与开化的合作将成为试点,未来,这一模式将推广到光伏产业链的其他环节:在电池组件及电池片和应用系统,分别以正泰太阳能和东方日升为整合主体,形成一系列的股份合资联盟,各个环节相互配套,最终形成全省范围内的光伏产业链联合体。

对于记者提出的“这些整合主体企业的订单量是否有保证”的疑问,沈福鑫表示,今年前三季度,浙江品牌企业还是有订单做的,开工率在80%左右。东方日升、向日葵、正泰、昱辉阳光等龙头企业没有盲目扩张规模,而是按照长期客户提供的订单来进行产能有序释放。另外,国内市场未来有望全面启动,而诸如正泰太阳能这样长期为国内电站提供组件的品牌企业将能及时拿到国内订单。

我们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因内容为机器人自动从互联网自动抓取,如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出现在我们的平台,请和我们联系处理邮箱zhou@360estorage.com,电话:18626060360,谢谢!

联系我们

1862606036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zhou@360estorag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